莫離扶了扶額,這月玲已是跟在了自己身邊許久,怎么還如此的不通透?

    “不用了,我昨晚自個兒就將其全部完成了!”莫離說完,還隨手從首飾盒中拿出了一個簪子別在了發間,末了還對著鏡子比劃了下。

    月玲越瞧著越有些不太對勁,這莫離以往做事最是講究效率,凡事都是越快越好,今兒個怎么會?

    “還看著干什么?趕緊去為我挑件好看些的衣服呀!”

    天哪,莫離居然破天荒的在補著粉。

    兩個人折騰了許久,直至莫離徹底滿意了這才出了廂房大門。外面,早已是日曬三竿。

    “走吧,先隨我出府看看那些個鋪子如何了?”

    “那小姐,要不要我先去找人備馬?”

    莫離搖了搖頭:“這倒是不用了,本就是出府看鋪子的,多走動走動四處看看,只會對我有所好處。也算是難得的休整了”

    月玲聽莫離這么一說,只得應聲說是,這大小姐都能步行,自己一個做丫鬟的還能矯情了去?

    莫離果然是步行上了街,不過好在將軍府本就在鬧市,倒也離得不遠。莫離這里看看哪里望望。最后才在自家鋪子前駐了足。

    “兩位客官進來坐,兩位客官可有想飲的茶?”小二上前熱情的招呼著。

    莫離點了點頭,帶著月玲自行在大廳找了一個靠窗戶的位置坐了下來。想來也是自己來的少的原因,這鋪子里的活計竟都不識自己。

    莫離人雖然坐了下來,不過目光卻是不停地在打量著義順茶館的裝飾。目光所到之處皆是贊同的點了點頭。

    這鋪子的裝修皆是自己按照幾年后京城盛行的茶樓開的。現在看來,應當算是新奇的了吧?

    小二的速度很快,不過須臾就將茶給端了上來:“這乃是小店的鎮店之寶,二位客官請慢嘗!”說完還做了一個請的姿勢,隨即就要離去去招呼其他客人。

    “小二哥,請稍等!”莫離及時出手攔住了小二的去路。

    “方便透漏下小店的經營情況嗎?”莫離善解人意的笑道。

    小二忙搖了搖頭,心想這么漂亮的姑娘莫不是過來砸場子的哦!

    “我只是個打雜的,哪懂得這些!”小二說話的同時還將自己手中的托盤往上面揚了揚,似乎在提醒莫離,自己只不過是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罷了。

    “哦,那倒是多有打擾了。”莫離說話間指了指一直在柜臺忙碌的男子:“那個就是你們掌柜的么?”

    小二順著莫離的手指看了看,不過卻是搖了搖頭:“這是我們這兒的賬房先生。掌柜的另有其人呢!小的還有事,招待不周請多擔待。”小二話一說完,就溜了。

    “小姐,這,這兒的人連你這真正的東家都不識得,可如何是好?”

    “嗯?這有什么的?左不過這房契地契還在我的手中。再說了,這里的一切尚在我的掌握之中,就算是脫離了我……罷了,不說這個了。”莫離將桌子上的茶盞擺弄了一番,將軍府的細茶喝多了,面對著這些個茶當真是沒什么欲望。

    莫離回過頭看了看二樓,如果容嬤嬤都是按照自己的指示來裝飾的話,二樓是有兩間上好的雅間的。其中有一間是先生辦公用的,另外一間是莫離為自己留的。

    “走吧,隨我上去看看!”莫離站起了身,見月玲還在飲茶,于是站在一旁等了片刻。

    兩人剛到樓梯口就被小二給制止了:“敢問二位客官,你們這可是有提前預定?”

    莫離回過頭看了一眼,見又是方才的那個小二,不禁笑出了聲。

    “你,你笑什么笑?這,這二樓都是雅間,得有預定才行!”小二當仁不讓,仍是立在了原地。

    莫離也不惱,畢竟這么負責的小二很難找了。不過人卻是朝月玲靠了靠,最后貼著月玲的耳朵道:“容媽一直在府外處理鋪子的事,我們都來這么久了也不見其蹤影,怕是在隔壁的一品居,你速速將她請過來。”

    月玲點了點頭,隨即一溜煙地就跑開了。

    “活計,看你的樣子也不像是本地人士?這活是你自己找上門的嗎?”莫離再次將小二打量了一番,眼睛不由的瞇了瞇,瞧著這小二的模樣,似乎與月玲一般大小。

    “我,我是江南人士!”小二有些結巴道,這小二與莫離說話時似乎都有些磕磕巴巴的,不知道是天生的結巴還是害羞所致。

    “江南啊!”莫離點了點頭:“怎會跑得如此之遠?”

    莫離的話一出,小二半天都沒回話,就連表情似乎都有些受到了影響。

    “小姐,小姐,原是小姐過來了,老奴不知,當得罪啊!”容嬤嬤適時出現打斷了兩人的對話,到二人跟前時,還望了望小二:“這是將軍府的大小姐,亦是我們東的家!”

    小二似乎也沒想到莫離小小年紀竟開了家茶館,如果自己沒有猜錯的話,茶館似乎與隔壁的一品居是一家的吧?

    “小姐,浩子莫不是沖撞到您了吧?回頭我就將其訓一頓。”容嬤嬤說著,朝小二做了一個離開的神情。

    莫離笑著搖了搖頭:“沒有,沒有的事,我只不過是覺得與他很有眼緣罷了。走吧,隨我上去。”莫離說完掀開裙子走在了前方。雖然一次未進來過,不過卻顯得相當的熟悉。

    容嬤嬤跟在身后,不停地為莫離指點說道著。

    莫離不禁在心里產生了疑問,依照容嬤嬤目前的行為看來完全沒有迫害自己的意思,難道是因為自己目前沒有觸碰到她的利益?

    “小姐,雅間老奴早已是給你單獨留出來了。”上完樓梯后,容嬤嬤從側面搶了先。不過依然是不停的在為莫離介紹著。

    “就是那間了吧?”莫離指了指最里面的一間,當真是相當的滿意。視線開拓的同時又不失安靜的余地。

    莫離看了看身旁的兩人。率先推開門進去了。

    掃視了一圈后不禁對容嬤嬤豎起了大拇指:“義順茶館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好,容媽當真是費心了。”說完竟是向容嬤嬤點了點頭以示謝意。

    “小姐客氣了,這是老奴應該做的。”容嬤嬤嘴角的笑容更甚了。

    莫離自行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隨手指了指身旁兩個座位:“索性現在這里也無外人,你們也坐吧。”

    容嬤嬤先是猶豫了會,不過見月玲毫不遲疑的坐下后,也就跟著坐了下來。

    “對了,怎么這么長時間都不見蓮娘?蓮娘她人呢?”莫離有些疑惑的問道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九游客服中心官网 -九游官网个人中心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