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九瑤

第八百零七章 學著點手段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就算齊妃是真送來了破衣服來羞辱,這位紅容華大可以用其他的方式反擊回去,或者也來找皇上告狀,但是她沒有,她選擇了最激烈的一種,叫人把所有的衣服都撕碎。

    手段這般干脆囂張,卻能在皇上面前哭成不得已而為之。

    都是哭,齊妃真要跟紅容華好好學學。

    可若齊妃送來的衣服并非如此,那紅容華就是顛倒是非,當著皇上的面說謊都不帶眨眼睛,那更是不一般的厲害。

    只是皇上……

    陳公公心里又有了嘀咕,皇上這狀態也不是很樂觀啊。

    從前皇上喜歡嬌貴嬪,可也沒到見不到嬌貴嬪就食不下咽的程度。如今這紅容華就有本事,能讓皇上茶不思飯不想。

    心中有了考量,陳公公在一旁輕聲提醒,“皇上,容華娘娘身體不適,奴婢先請了太醫過來給娘娘瞧瞧。您國事繁忙,不如奴婢先服侍您回去休息,您還得用膳呢。”

    “朕吃不下。”慶元帝擺擺手。

    不是紅蕊做的,他總覺得沒什么滋味兒。

    這話讓紅蕊的唇角極快的翹了翹,她懂事又貼心的連忙問,“皇上,怎么會吃不下?您吃不下,臣妾心中更是不安了。”

    “無妨,你先好好養病。”慶元帝溫聲道,“早日好了,也好早些給做些菜。”

    紅蕊心中的得意幾乎要溢出來。

    然而她控制的巧妙,臉上還是受寵若驚的模樣,“皇上,臣妾何德何能讓皇上如此看重?皇上,您且稍稍等等。”

    說罷,竟然是要拖著病體給皇上煮一碗面。

    “臣妾今日身體不適,也沒準備什么,只一碗素面,皇上您莫要嫌棄。”紅蕊硬撐著起身,柔柔弱弱的模樣叫人心生憐惜。

    慶元帝也不忍,“罷了,朕也不是非要吃這一碗面。”

    “不成。”紅蕊語氣堅決,“您是一國之君,不注意自己的身體如何能行?臣妾蒲柳之姿,能得皇上看重這一點手藝,已經是三生有幸,皇上若不叫臣妾去煮了面,臣妾怕是養病都不得 甘心。您稍等,一碗素面而已,會很快。”

    病弱的紅蕊,眉梢眼角的這一抹堅強,讓慶元帝不由恍惚了一瞬,腦中甚至浮現了沈嬌的身影。

    曾幾何時,沈嬌也撒著嬌纏著要他喝藥。

    如今,又換了紅蕊。

    似曾相識的暖意和感動讓慶元帝眉目溫和了不少,“朕知曉了。”

    “你一番心意,朕如何能不成全?你去煮面吧,朕就在這里等著你。”

    紅蕊歡天喜地的去了,卻在轉頭之際,飛快的露出了一抹詭異的笑。

    這條大魚,只怕不久之后就要上鉤了。

    紅蕊的手藝沒得說,尤其是這一碗病中還堅持煮出來的面條,讓慶元帝吃的越發感慨,甚至連湯都喝完了。

    “好好養病。”臨走之時,慶元帝又交代了一遍。

    紅蕊應了,然而待到皇上走后,卻又忽然變了模樣。

    病?

    她好著呢!

    齊妃想和她斗,也早著呢!

    可憐齊妃,被從紫宸殿趕出來了之后倒是聽說了皇上又去了紅蕊的依香樓。

    她滿心以為皇上總該有所表示,可左等右等,沒有聽到絲毫紅容華被懲的風聲,甚至還聽說了皇上派了好些太醫過去,還送了好多的名貴藥材和衣物首飾。

    齊妃捂著心口,被氣的心絞痛。

    “還有沒有天理了?”齊妃兩眼望天,為什么皇上不懲罰紅蕊,那賤人明明就是裝的!

    紅蕊是裝病,齊妃是真的被氣病了,她有心去皇上面前賣慘,卻不想皇上連理都不理,還叫她珍惜點資歷,自重些。

    知道皇上徹底相信了紅蕊,齊妃氣的眼前一黑,躺在床上好幾日還沒緩過勁兒。

    齊妃是真的,紅蕊是裝的,可她裝的比齊妃都像。

    她這一病,好幾日沒起色。

    慶元帝叫了宮中的太醫,還特意找來了在無憂醫館跟著趙修玉學過的兩個太醫過來,可都沒有一點用處。

    吃不好飯,慶元帝也有些著急上火,親自去監督太醫問診,“你們連容華什么病都瞧不出來?”

    太醫慚愧不已,“我等無能。”

    治病救人的本事一般,認錯倒是比任何人都認的快,慶元帝頭疼無比,“你們就說,紅容華的病到底能不能治,怎么治,幾日能好?”

    太醫呼呼啦啦的跪了一片。

    還是比較得皇上信任的孫太醫冒險提議,“皇上,微臣實在是手拙,對容華娘娘的病情無能為力。不然,請安王妃來宮里頭瞧瞧?”

    慶元帝思量片刻,紅蕊的病一直不好,這的確是個問題。

    他這幾日茶不思飯不想,也覺得十分煩躁。

    “成,那就讓老二媳婦過來看一趟。”慶元帝首肯。

    以孫太醫為首,一片的太醫們全都松了一口氣,這紅容華的病情古怪,脈象一直不好,可也說不出得了什么病,這等疑難雜癥,交給安王妃來處理則是最好。

    然而,就在皇上準備下旨之時,紅蕊卻又掙扎著起來了。

    “皇上,臣妾知曉安王妃醫術高強,可不過是臣妾的這點小毛病,如何能勞煩安王妃來一趟?”紅蕊懂事道。

    慶元帝不在意的擺擺手,“你且安心養病。她醫術是不錯,就是給人看病的。給誰看不是看,你既然身體不適,這些太醫也都查不出來毛病,叫她來看看最是妥當。”

    皇上都這么說了,紅蕊還是拒絕,“臣妾還是覺得,不好叨擾安王妃。”

    “有什么叨擾。”慶元帝冷哼,“朕說可以就可以。”

    “皇上。”紅蕊又求了過去,“您且聽臣妾一句勸。安王妃忙碌,又是安王的妻子,臣妾這點小毛病如何敢勞動安王妃大駕?并且,臣妾這病看似麻煩,卻也并非沒法子。”

    “哦?”慶元帝立刻追問,“你且說說都是個什么情況,你可知曉自己的病情?需要什么藥材,朕命人給你取來。”

    紅蕊卻又垂下頭,“只是,不知道合不合規矩?皇上,要不算了。”

    話說到這份兒上,紅蕊眼看康復有望,慶元帝豈肯就這么算了。

    稍后還有一更~大家十二點左右來看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九游客服中心官网 -九游官网个人中心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