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竹里

第970章 狀元之母(九)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腦海里不斷重復著這些往事、遺憾和壓抑,與柳夫人表面平和的話語結合在一起,仿佛擰成一股鐵鏈,將他越綁越緊,透不過氣來。

    柳名揚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同時也被無形的鐵鏈所束縛,全身越綁越緊,似乎套入了一層捆綁最窮兇極惡的犯人的鐵衣中。

    他的肺上壓著山那么重的石頭,每一塊肌肉都收縮到緊繃得不能再緊繃為止,似乎逐漸連本人也變成了石頭。

    喉嚨就像一扇門,吞咽著最后的氣息。仿佛當這扇門慢慢關閉,他就會徹底如石頭人般窒息掉。

    渾身都無法動彈,卻有種奇妙的溺水般的感覺。

    柳夫人終于停下她的長篇大論,但她似乎沒有時間注意到兒子的異樣。其他人也不會就此讓她離去,孟大人和孟夫人又接著開始了客套寒暄……

    進士們輕松的觥籌交錯,誰能想到大庭廣眾眾目睽睽之下,方才還技驚四座的狀元郎,正因為一種突然發作的怪病,逐漸陷入窒息的危險中。

    柳名揚感到進入肺部的空氣逐漸減少,無論他如何要為自己的生命掙扎,要大口大口呼吸空氣,都始終做不到。

    喉嚨就像被強而有力的手扼住一般,越扼越緊,越扼越緊……直到……

    一絲若有若無的香味飄到鼻子里。

    跟先前那種讓他靈感涌現,想起青山書院的味道不同,是一種令他感到陌生的味道,如同翻騰的藥,如同鋒利的刀子。

    似乎在快要窒息的時刻,鼻子就變得比其他人更加敏感。

    其他人毫無反應,他卻感到無法忍受。

    但那種藥味所化成的刀子,不斷刺向他的身子,將他的皮膚劃得縱橫捭闔。在這些削鐵如泥的刀子面前,困住他的鐵鏈也跟面條似的紛紛斷裂,化作片片鐵塊。

    原本僵硬的肌肉,慢慢松弛下來。

    忽然有那么一刻,柳名揚感到自己又能呼吸了!

    他終于重新活了過來。

    柳名揚大汗淋漓的癱軟到座位上。恐怕除了自己,沒有誰能察覺到,他剛剛在生死關頭走了一遭……不……

    他狠狠的敲了自己一下頭。

    怎么會只有他自己知道呢!

    是那個人,那個燃香的人,又救了他一命!先是賽詩,接著是化解了方才的急癥……

    雖然從他現在的座位望去,完全看不清楚珠簾背后的身影,但不知怎么的,他就知道定是同福堂的女掌柜無疑。

    柳名揚搖搖晃晃,下意識的掙扎著起來,他要去尋她才好,當面跟她道謝,當面告訴她自己并非忘恩負義之徒,很清楚是誰兩次救難于水火之中……

    柳夫人眼睛的余光瞟到兒子,連忙對孟夫人做了個抱歉的姿勢,關心的靠了過來:

    “名揚,你是想到哪里去?”

    柳名揚看著母親,視線模糊了下,猶豫著慢慢道:

    “娘,我……好像一時之間,喝酒有些太急。……頭暈,我去去下……更衣……一會就……就回來……”

    他暗暗指了下腰帶,柳夫人以為兒子人有三急,喚了侍女來:

    “還請幫助引狀元過去。”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九游客服中心官网 -九游官网个人中心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