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代言情 > 深情難卻
    關新妍停頓片刻后,繼續道:

    “強盜寇匪們打著吳太師的名頭打家劫舍,良民百姓無敢不從,若你恩師是清廉好官,百姓為何不去告官,讓那些辱你恩師名譽的匪徒受到制裁?

    事實上,百姓們都知道那些經匪寇劫去的銀兩大部分最后都流向了京城,流向了太師府。”

    “你胡!”崔敏發出無力又抗拒的怒喝聲。

    關新妍面色平靜看著崔敏,知道他心中的信念正在坍塌,容他緩了幾口粗氣后,關新妍淡然道:

    “凡是以不正當手段上位的集權高位者,少不了嫉賢妒能、打擊異已、收受賄賂、徇私舞弊、賣官鬻爵、勞民傷財這些行止,若先生真的想知道我是否是胡,可以自已去聽、去看、去探查。

    只怕先生眼里、心里只有恩師,不愿放眼下,不關心下民生疾苦而選擇閉目塞聽。

    話不多,希望先生回京城以后,慎言慎行!”

    完這些話,關新妍從椅子上起身,就此離去,當行至崔敏側旁時,崔敏沉聲道:

    “你擔心我回到京城會做出對靖王不利舉措?”

    關新妍臉上現出一絲訝異,轉頭看著崔敏沉沉的目光,肅穆聲道:

    “先生認為我是為一已之私而污蔑令師?或者,先生非要覺得我心術不正、圖謀不軌,如此一來,一名品行有污之人對另一個人所發出的指控便大打折扣,先生是這樣想嗎?”

    被看穿心思,崔敏偏過頭去,滿心不甘。

    關新妍轉頭淡然目視前方,侃侃聲道:

    “與其我擔心先生回到京城會做出對靖王不利舉措,不如我擔心先生會做出對邊城不利舉措。

    我不是圣人,我確有私心,但我懷的不是你認為的那種私心,我貪生怕死!

    我不過是邊城里一只螻蟻,我害怕被金國的馬蹄踩踏,更害怕金國的馬蹄沒來之前,被朝廷軍馬碾壓。

    在邊城里,像我這樣的螻蟻數不勝數,這群寵大數目的蟻螻性命全掌握在少數幾個手握重權的貴要人物手上,這貴要人物自然也包括你。

    為了能活下去,為了不遭受顛沛流離之苦,我請先生在出手攪動邊城風云之前多思慮一番,該是合情合理的吧?”

    這回答并不讓崔敏滿意,但想到邊城一亂,眼前人勢必也會遭受戰亂之苦,心里無端生出一絲悲憫。他雖愿意成為眼前饒依靠,主宰她的命運,但很顯然,這是一廂情愿的想法。

    至于恩師,其實心里早有疑惑,從前,每當心里生出對恩師不敬的想法時會自動將那想法消泯,只因那是自己尊敬的恩師,是對自己有知遇之恩,是給自己施展才華、抱負的貴人。

    在尊崇恩師這件事上,或許自己真的有些盲從。

    凝思過后,想明白了一些事情,良久后,崔敏輕聲嘆了口氣,心境變得平和了許多,轉頭看向關新妍,又拋出一個問題:

    “這些時日,你刻意疏遠我,是因為我是吳太師的門生嗎?你是怕我會把蓮也拉上吳太師這條船上,是嗎?”

    只因這次可能是最后一次交談,崔敏已拋開賓主身份,循著本心發問,倘若今日得不到切實的答案,只怕這疑問會一直擱在心里。

    關新妍未曾料到崔敏會有此一問,想了一番后,回應道:

    “有我在,蓮你是拉不走的,倘若我忌諱你是吳太師的門生,就不會讓蓮喊你師傅。”

    “那,你是刻意針對我這個人?”崔敏追問,勢有窮根究底的決心。

    至此,關新妍已然明白崔敏對自己的心思了,他劫走糧草,恐怕不只是不希望自己變成他所輕視的商民,還希望自己在走投無路之下投靠于他。

    只思忖片刻,關新妍一臉正色回應道:

    “我對先生素無偏見,而且,捫心自問,我對待先生態度上并無疏失。

    先生莫不是怨我不重用先生?倘若先生是我花錢雇來的人,我自然會物盡其用,讓先生在教導蓮之余,做些旁雜事。

    先生終歸是客人,還是身份尊貴的朝廷官員,先生的志趣在廟堂、沙場,我不能沒輕沒重、沒大沒地總拿宅院里的粗鄙事去煩擾先生。

    而且,先出出身清貴,重門戶之見、重禮儀綱常、重名望名節,盡力與我劃清界線對先生有益無害。”

    崔敏攸然轉過身面對關新妍,剛要申辯幾句,關新妍卻搶聲繼續:

    “雖然我是遵巡常禮對待先生,先生卻感覺到我有刻意疏遠先生,我想,造成這想法偏差的原因可能是理念不同。

    先生一味給蓮灌輸儒家思想,斥其它思想為雜家亂派,我不認同先生此理念。我希望蓮打破既定俗陳,思想不要苑囿于一個框架里。

    這有悖先生的教義,但我想先生在此只是暫居而已,先生又是客人,是以不想為此事與先生爭辯,蓮為了不惹先生不快,也未在先生面前提起此事。

    許多次,我與蓮暢所欲言之時,先生突然走來,為怕先生多想,我們及時收口,這可能給了先生不被信任的感覺。”

    崔敏身心釋然,關新妍感知到他的如釋重負,眸光略暗,清聲道:

    “其實,到底,這誤會澄不澄清也無多大意義,明日過后,先生與我們各行各途,往后,再難相見。

    希望先生一路走好!”

    這一番坦蕩毫無隱意的話,讓崔敏明白自己在對方心里屬于淡如水的交情范疇,其實,這已然超出了他的期許,從內心里,感到輕松和踏實。

    誤會澄清,或者對關新妍來沒有什么,但對崔敏來意義重大,一直以來,那個謎團令他常常不自禁胡思亂想,陷入極端困苦意境之時,會焦慮,甚至自卑。

    如今得到切實答案,仿佛已從深淵回到實地。

    ……

    當晚,崔敏與蓮徹談整晚,除了兩名當事人之外無其它人知道談話內容。第二日,大伙見蓮神采奕奕,舉止比往日更加謙和,其明亮的目光里似乎多零什么,仿佛一夜之間,這個少年成長了不少。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九游客服中心官网 -九游官网个人中心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