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瞬間,陳平從地里躍出,有火焰形成的雙手,直接抓著雷諾的雙足,掄起來,賺了幾圈,而后猛地往天空一拋!

    “嗖!”

    瞬間,雷諾直接被拋向高空,在高空轉了幾個圈!

    而此刻,陳平已經壓低身子,雙足猛地蹬地,爆射出火箭發射一般璀璨的火焰,直接騰空而去!

    剎那間,他雙拳轟擊出數百道麒麟拳,化作一朵巨大的盛開的火蓮,直接轟向高空旋轉的雷諾!

    這一幕,被底下的人看到,紛紛目瞪口呆!

    這簡直就是令人無法想象的戰斗畫面!

    蒼穹之上,那朵巨大的火蓮盛開,綻放出璀璨的火焰,轟的一聲吞沒了雷諾!

    而后,整個天空化作了一片火海,洶涌的火焰氣息,即使距離高空數百米的那些圍觀的人,也能感受到了灼熱的氣焰!

    “轟!”

    一道身影,從天而降,渾身焦黑,直接墜落在擂臺之上,將整個擂臺再次砸的崩碎!

    雷諾渾身都是火焰形成的焦黑的傷口,他從地上掙扎著爬起來,胸口位置,全是拳印。

    此刻,他已經化作了正常人的提醒,雙目中滿是厲色,盯著對面的陳平,怒道:“再來!”

    “轟!”

    話音剛落,陳平直接化作一道火光,驟然爆射向雷諾!

    緊跟著,在眾人完全沒看清的情況下,就看到雷諾直接被一拳轟飛出去數十米,重重的撞塌了一面圍墻,直接滾進了雪地內!

    擂臺上,陳平眉心的火麒麟印記慢慢的消失,他眼神淡然的掃視,而后轉身,帶著葉凡等人離開。

    可是。

    踏踏踏!

    瞬間,幾隊全副武裝的昆侖虛守衛,直接將這個校場給圍住了,槍口全部對準了陳平!

    附近的戰坦,炮口也是對準了陳平等人。

    雷諾從雪地內爬起來,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鮮血,猙獰的嘶吼道:“真以為打敗了我就能走了嗎?”

    “給我將他們,全部拿下!若是敢反抗,按照昆侖虛的規矩,就地擊斃!”

    瞬間,這些昆侖虛的守衛,直接拉動槍栓。

    陳平面色陰沉如水,心中的怒意已經快到臨界點。

    “你是想我屠滅整個昆侖虛?”陳平寒聲道,眼中燃燒著旺盛的怒火。

    “哈哈!”

    雷諾大笑了幾聲,道:“你說什么?就憑你,還妄想屠戮整個昆侖虛?你想保住自己的這條命再說吧!”

    但是,此刻。

    遠處,一行人快不得走了過來。

    方候怒斥道:“雷諾,休得放肆!”

    這一聲怒喝,響徹整個校場,那些守衛看到方候帶著人大步流星的走來,全部收起了武器,站在一邊,恭恭敬敬的道了聲:“方候!”

    方候冷眼掃視全場,目光所及之處,所有人都低下了腦袋。

    雷諾看到方候來了,也是低下了腦袋,但是眼中滿是疑惑和不忿!

    “方候,您老怎么會突然來我們西區的校場?”

    雷諾問道。

    哼!

    方候冷哼一聲,抬手,直接一巴掌將雷諾抽飛,呵斥道:“雷總教,你也配和我說話?”

    這一巴掌,將雷諾抽飛出去,震懾全場!

    所有人都不敢大喘氣。

    而后,方候看向陳平,道:“跟老夫走。”

    陳平也不耽擱,知道方候是替自己解圍的,立馬跟上去。

    但是,雷諾此刻再次沖出來,擋在了方候等人的面前,道:“方候,這里是西區校場,不是星門五侯的地界,您也要按著昆侖虛的規矩辦事!”

    “規矩?!我就是規矩!”

    方候怒道,眼神里折射出寒意,道:“你雷諾再敢阻攔,我直接殺了你!”

    這句話,直接在雷諾心頭炸開,讓他面色一沉。

    而此刻,另一道人影從眾人身后走來,笑道:“方候,好大的火氣啊,來我西區校場帶人,怎么不通知老夫一聲呢?”

    眾人退開,一個滿頭華發的老者,此刻穿著白色的中山裝,外面套著一件暖和的貂絨大衣,就站到了方候等人的面前。

    方候面色一沉,寒笑道:“祝豐山,今天的這一切,都是你一手策劃的?”

    那老者笑了笑,道:“方候,你怎么能這么說呢?小輩之間的切磋,有什么問題?”

    “哼!”

    方候冷哼一聲,道:“我不管你祝豐山打的什么主意,現在,立刻讓你的人讓開,要不然,別怪我不講情面!”

    祝豐山點點頭,道:“方候還是從前的那個脾氣。”

    說著,他看向四周的守衛,道:“都散開,讓方候離開。”

    說罷,這老者還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方候冷冷的哼了一聲,一甩衣袖,直接帶著陳平等人離開了這個校場。

    等方候等人離去后,雷諾走到那老者的近前,道:“祝老,我……”

    啪!

    祝豐山一巴掌怒抽在雷諾臉上,寒聲道:“兩次失利,要你何用!”

    說罷,祝豐山氣憤的離開了。

    雷諾立在原地,捏了捏拳頭,看著方候等人離去的背影,眼中閃過陰沉的寒意。

    而這邊,陳平跟著方候離開了西區校場,看著葉凡等人被抬上車,送去附近的醫療點,他才開口問道:“方候,剛才那位老者是誰?”

    方候嘆了一口氣,道:“他叫祝豐山,原本也是負責看守星門的,但是后來,因為一場變故,他被逐出了看守星門的一列,負責外圍的事情。”

    “祝豐山?”

    陳平念叨這個名字,而后問道:“他就是天庭安排在昆侖虛的人?”

    方候點點頭,道:“沒錯。這老東西,實力也不差,非必要,你最好不要和他發生什么沖突。今天,我能救你,不代表下次我也能救你。”

    陳平拱手道:“多謝方候。”

    方候拍了拍陳平的肩膀,道:“小子,昆侖虛不是你想的那么簡單,萬事要小心謹慎,稍有不慎,就是萬劫不復之地。”

    陳平點點頭。

    方候準備離去,忽然想起了什么,道:“對了,那小丫頭最近一直吵著要找你,正好,我讓你帶你過去。”

    陳平忙的拒絕道:“方候,這就不用了,我還有事……”

    方候笑道:“你小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過去看看,對你有好處。”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九游客服中心官网 -九游官网个人中心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