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時空鼎空間內的二十來年,黃田一和弟弟黃玄還有柳新明,期間的關系也是混亂不堪。

    黃田一常常欺負黃玄,是要黃玄當上秦王之后,要黃玄給他這個做大哥的二十個屬修美女,還是要姬琉璃那樣漂亮的。

    黃玄不從一次,就打一次。

    欺負著欺負著,柳新明越來越看不過去,和柳新明站在一起對抗他這個大王子。

    大王子不思悔改,還屢屢用王儲繼承饒身份威脅二人,并且用他們的家人恐嚇。

    那陳山丹又只會修煉,曾經提點幾次,卻是改變不了什么黃田一的性格。

    總之,大王子欺軟怕硬,記仇貪婪的秉性卻是就這樣一路走來,越來越頑固。

    拜佛選賢大會,陳山丹作為重要指導人,進行了一段長達三個時多的演講。

    畢竟是一個門主,帶徒弟這些年,心中有些感悟,不吐不快。

    談話的內容,是善。

    “不知道的,可以通過學習去知道,不理解的,可以切身體會去理解,唯獨善良的本心,人與人卻是不能感同身受,惡人,終究是惡人,即使因為作惡而受了萬般的苦,卻是不會悔改,即使因為惡而遭到磨難,只會悔恨作惡的手段不夠高明!”

    陳山丹道人到這里的時候,搖了搖頭,眼神瞄了作為護法侍衛上臺的大王子,嘆息一下:“唯獨有佛法,可以洗條心靈,破除心中萬般之惡……”

    拜訪會有一個重要的任務,即選舉正陽王國“封龍壇”的最高“釋經者”

    可惜這次大會卻是遲遲沒高僧適合。

    陳山丹有那能力,但是其修的是“武”道,不是禪道,她一千多歲了,現在改來不及了!

    黃斌老婆方曉雅修的是“禪”道,但是“禪”到分支的“佐”道,顧名思義,就是以輔佐夫君為己任,與協助夫君共同神仙道的存在。

    河艿修的是“樂”之道,這是一種愉悅群眾的大藝術。

    黃斌本來的“赤雷”場,是根正苗紅的“武”道,但是隨著嚴七等人混雜進入,其道的規則,變成了“融”之道。

    各種道,其實就是升仙,觸碰玄之力的法門。

    至于黃斌拔苗助長的嚴七方曉云這些道修,根本就沒有開始修道過!

    那幾位是心性未定,她們未來的道應該是什么都沒有定性,自然無從修起!

    要定“道”途,就要先定心,要定心,就要先“出世!”

    所謂出世,就是人世間的七情六欲你不能有,要控制得住,嚴七這邊一顆躁動的女王之心,方曉云那邊,一心要征討八方,談何定心啊。

    卻主席臺上,七個老道修,開始躍躍欲試,都要入住塔頂,成為那個釋經者。

    但是他們七個能力都有不足,總之,王約定了個日期,是還要進行執委會議會投票,在他們之間選出一個。

    畢竟黃斌并不著急,把龍女關在舍利塔,安穩住這個恐怖發育的存在暫且就行了。

    帝國的主要任務是——“伐秦!”,精力都放在那邊了。

    卻不知黃斌這個隨意的舉動,讓整個帝國一時間風云涌動。

    當然,也可能知道,王庭就是要這七個老怪物互相斗上一斗,他們斗起來了,帝國在這最關鍵的時刻,就安穩了。

    ……

    莫大鳳在和黃田一絮絮叨叨一個時后,無可奈何的走了。

    因為,現在的黃田一是一個和他母后同齡的青壯年,雙方到了避嫌的年紀,而且,大鳳可是有個的還在喝奶呢。

    離開母后的黃一搬到了一個豪華公寓,那是一個封閉的單身公寓,里邊住著的,都是公爵侯爵的子女,以后,這里就是他的家了,當然,他在作繭星系二號星還有個公寓,因為現在的他,名義上還是赤練門的一個修士,還沒影出世”!

    一般來,豪族子弟提高修為,要經歷過強邪出世”,就是在還是年少的時候,過著“苦行僧”一樣的生活,等學業達成,“武修”合格,肯定是要“入世”一段時間,會在一些基層工作個十幾年,這十幾年的時間,要經歷工作,戀愛,結婚,生子,等等出世的普遍生活。

    現在階段的黃田一,就應該要戀愛了。

    但是,等孩子二十來歲三十歲,獨立并且組建家庭之后,這些走“武修”路線的豪門子弟,還是要返回“山門”,修煉的二三十年,這二三十年,甚至于嚴苛的不近女色。

    一般情況下,修煉個幾十年,修為又遇到瓶頸之后,豪門子弟還會被“返聘”到中級部門當領導。

    如此“出世入世”數次,讓他們一步步走向恒星級,王國級等等高位!

    成為道修?那是太渺茫了,不過一旦成為道修,馬上就是內閣之一,退休后甚至封王出去建國!

    這就是黃田一未來的命運!

    但是面對這樣的命運,他不甘心!

    那樣的生活太無趣了,他是多么想再回到十三歲的年紀,把喜歡的女孩壓在身體下占有,然后抱著優秀得讓別的少年窒息的女孩,在學校街頭招搖過市,并且人人敬仰。

    這才是他要的日子,本來,這一切唾手可得,但是,因為兩個畜生,他跨越了人生中可以最放縱的時代。

    再見了,千人斬,再見了,王侯公卿的女兒孫女,那個初中,隨便睡一個,都是億萬饒女神的國一樣的地方。

    要報仇!

    黃田一第一個電話,就是達到李響。

    他所有的一切設想,只有靠這個志趣相投的人才能幫忙了!

    空號?

    李響是個大名人,黃田一翹著二郎腿上網一查。

    死了!

    奪塔任務中被射穿了腦袋,成為第一個死亡的戰斗機駕駛員。

    論壇里,對于李響的死因猜測千千萬萬,有人是李響勾搭王妃,有是李響睡的女孩是王妃看中的媳婦。

    眾紛紜,總之,是被王室弄死的,而且是東廠這么一個機構干的,這是大家一致贊同的!

    東廠這個字眼的出現,讓黃田一寒毛倒立了那么一剎那。

    不過想到自己是王子,區區一群奴仆,還能拿他怎么樣!

    黃田一想到自己是王子,卻是苦笑了一下。

    沒有狗腿子的王子算個屁的王子啊。

    進入本命時空鼎器的這短短幾個月內,黃田一所有仰仗的關系網全部破敗!

    沒有狗腿子,就沒有人給他撐腰,他是想睡女人來著,但是真的憑借正常戀愛娶到女孩子又慢麻煩事又多。

    而且,他現在要的不是戀愛!

    想到這,黃田一撥通了母親的電話。

    “我要和房菲菲結婚!現在,馬上!”黃田一只是想完成年少時候的執念。

    電話那頭傳來長時間的沉默,然后是大鳳尷尬的聲音:“我的大兒子啊,你現在好好工作,先去基層熟悉那一套東西,你的婚姻大事有人幫你安排,你不要著急!”

    “不,我就要她!”

    “兒子,你這年歲應該是要找成熟點的了,房菲菲無論如何和你不般配了!”大鳳這個時候已經知道為了房菲菲兒子殺了人,但是并不知道三角糾纏的另一個對象,是黃斌的分身。

    “我不管,媽,這是我一輩子的希望,我現在,就要她,別人不要!”

    大鳳嘆了一口氣,有些擔憂的問道:“不行啊,那房中也不會同意的!畢竟他那三女兒才十三歲!”

    就聽明明已經是三十多歲的黃田一撒嬌道:“我不管,區區一個家仆的的女兒我都睡不得,這王子當得也太憋屈了!他房中也是不是我父親的一條狗!沒有父親,房中也現在還在感恩都當片警呢,我是我父親的兒子,我睡他女兒,誰敢閑話!”

    “兒子,你是逼著母親把實話告訴你嗎?”黃田一電話里,他母后大鳳的的聲音突然變得冷漠起來,依稀能聽到大鳳帶著啜泣聲調:“孩子,你勾結李響殺害同學的事情大家不跟你你真以為事情就結束了?咱家不比別家,你母親我既沒有那么大能耐幫你抵罪,你父親也是一個眼睛容不得沙子的人,你現在已經被他惦記上了,你覺得你做什么他會不清楚?”

    那黃一頓時冷汗直冒,下意識撒謊道:“媽,你胡什么,什么李響,什么殺人,你們不要聽信讒言!孩兒和那件事卻是沒有任何干系!”

    黃一依然自欺欺人,覺得只要自己死不承認,不但能夠逆轉自己在外人眼中的形象,掩蓋好本性,還可以借刀殺人:“對了,是那個黃兵,是黃兵居中挑撥,是他他仰慕李響,讓我幫著介紹,一定是那個混蛋,把他抓起來一切就都清楚了!”

    別,當母親的還真格:“我會派人好好問一下那個野子是怎么回事。”

    “那,那個房菲菲呢!”黃田一依然執念著那個女人:“媽,我的親媽誒,我現在已經被父王看扁了,如果能有個精明能干的女人輔佐我,想必還是能夠得到信賴。”

    “還是那句話,你的婚姻大事你母親我自有規劃,你安安心心工作就行了!”大鳳的口氣中,可以聽出態度不是那么堅決,或許她確實覺得房菲菲跟著自己大兒子,可以讓大兒子收收心,或許能夠改變性格。

    總之,電話里,二人并沒有達成什么協議。

    掛掉母親的電話,黃田一越想越憋屈,越想越不甘心。

    “沒有他李響這個殺豬的,老子就不信要吃帶毛的豬!”黃田一重重一拍桌子,屬修巔峰的大手,把鋼化玻璃一下就錘成粉糜。

    但是要怎么找新的給自己捧臭腳的,這就成了大問題!

    他覺得上次的謀劃都是那李響太笨,找一個聰明點的,區區殺了一個初中女生,怎么可能暴露。

    ……

    馬思聰怎么也不會想得到,自己的同班同學,居然在離開學校幾個月后,從十三歲變成三十多歲,而且,還和他稱兄道弟。

    “總之,事情就是這樣子了,我現在做什么都被父母看著,只有兄弟你能幫我出這口惡氣了!”黃田一著,扶著著座旁邊的馬思聰的肩膀道。

    地點,是公寓中間的俱樂部卡座。

    馬思聰頓時受寵若驚,保證道:“就是黃兵那個兔崽子是吧,他自己做的事情不承認,居然敢陷害王子大人,真是死一百遍都不為過,弟保證,一周之內,把他狗頭取來!”

    “那就有勞弟了!事成之后,我給你地靈乳精華藥劑,保證你十五歲之前晉升屬修!”

    聽到這話,那馬思聰頓時兩眼放光!

    正陽王國的修煉藥劑,也到了捉襟見肘的時刻了。

    所以就是馬思聰這樣的富豪子弟,都會對成為屬修感覺到壓力大,要王子的助力。

    正陽空間資源匱乏,這是大家都知道的。

    修煉藥劑,還有金屬能源為什么會一起匱乏?

    那是因為一切都來源于恒星!

    人們把工業爐子塞進恒星體表,用來提煉能源或直接用能源加壓黃金,制造各種高級金屬。

    正陽空間這十年,恒星開發程度相當于用了幾千年,恒星雖然壽命悠長,但是過度開發還是會讓恒星短暫衰落的!

    整個正陽空間,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大宇宙。

    ……

    就在黃一為了女人絞盡腦汁的時候,他那看不上眼的弟弟黃玄,卻是已經站在了銀河最核心的地方。

    黃玄面前,是一個大鍋一樣的巨形建筑!

    它其實是一艘飛船,懸浮在銀都一號星八卦湖高空。

    它,就是大名鼎鼎的銀河一級議會議場。

    今這個會議,是銀河系幾百年來,少有的大家關注的重要會議。

    因為它甚至能改變銀河系千萬年的平衡。

    維系著八大國之一的大秦的生死問題!

    黃玄突然感覺肩膀上傳來拍打聲,他隨即歪過頭去,就見自己同母異父的哥哥正打量著他。

    黃玄就見姬白苦笑了一下,仿佛自言自語道:“孽緣啊,真真是孽緣,我還以為方曉雅性格大方,今才發現,有智謀的女人要報復,伏尸億萬啊!”

    黃玄知道哥哥的是什么意思,但是大秦百姓的死活不是他要管的,他既要牢牢抓住父母贈與他的賞賜,也要完成母親賦予他的使命。

    “走吧,進去吧!時機差不多了!”姬白有點失落的道。

    黃玄對著哥哥點零頭,兩兄弟一起邁步進入傳中的一級議會中心,“巨碗”大廳。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九游客服中心官网 -九游官网个人中心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