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弼老耶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不見陣臺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法則之力是金丹才能掌控的力量,葉天憑借黃金圣體的金丹之軀,也只掌控了一絲的法則之力而已。

    他修煉的是混沌金身,修煉到一定層次,會自然演化出混沌法則。

    其實他體內的那一株混沌金蓮,就是混沌法則所化,又稱道蓮,乃是一種混沌道果。

    他以混沌鎖鏈束縛己身,壓制境界,那混沌鎖鏈同樣是混沌法則所化。

    混沌法則奧妙無窮,可演化萬道,也可化神奇為腐朽,能將一切力量化作混沌,化成虛無。

    “我今天不想大開殺戒。”

    對東岳道人說了這一句話后,葉天轉身,繼續登臺而上。

    這次他一口氣連跨九步,毫無懸念,成功登上了陣臺的頂部。

    東岳道人氣沖牛斗,睚眥欲裂,眼中神芒如電,一身戰氣滔天,似一尊魔神覺醒,手中的金剛琢也催動到了極致,如一輪神月,銀光閃爍,嗡嗡震顫,虛空中漣漪一道道,金剛至強的氣息彌漫。

    但是,當他看到葉天接連九步跨出,似乎不費吹灰之力就登上了陣臺頂部,頭腦瞬間清醒,手中的金剛琢終究沒敢砸出去。

    他一個在陣臺上只能跨出九步的老者,有什么資格挑釁一個能跨出八十一步的少年?

    這九倍臺階的差距,未嘗不是他們實力的差距。

    陣臺之頂,星輝灑落,霞光萬縷,一個少年沐浴星輝而立,劍眉入鬢,眸子深邃,宛如天地的主宰者一般,傲立蒼穹下,身伴周天星斗,俯視諸天萬界。

    他的肩上,長白參祖張開大口,一陣鯨吞牛飲,將一縷縷星輝吞入體內。

    “我宣布,以后這里就是我的道場了,陣臺就是我的道臺,我要在這里修煉。”長白參祖激動大叫。

    星輝為日月菁華,有靈氣一般的效果,可用來修煉。

    只是,外界的日月菁華和靈氣一樣稀薄,難當一種修煉資源。

    東岳道人看得眼直,他無數次想登頂陣臺,在上面吐納星輝修煉,可是卻做不到,壓制太強大了。

    其實這個地宮就是他的道場,但陣臺卻不是他的道臺,他只能坐在陣臺的腳下修煉,接引少許散落的星輝。

    不然的話,如果能登頂陣臺,接引海量星輝,他說不定能突破體內的那道關卡,證道地仙也未嘗沒有可能。

    這時卻見到,葉天神色凝重,盯著陣臺,久久不語。

    “一個大坑而已,有什么好看的。我早就告訴你了,天路已斷,陣臺已毀。其實天路斷了也好,不然的話那些逃出去的天仙金仙回歸,不知道把地球禍害成什么樣子呢。”長白參祖說道。

    如它所說,陣臺頂部空蕩蕩的,只有一個圓形大坑,直徑約莫七尺,深度有三尺。

    這個圓形大坑中,本該有個陣臺,或者叫陣門,為整個傳送陣最重要的部件,而下面的十丈高臺都只是基座而已。

    陣臺大坑中有一些碎石,顏色花花綠綠,晶瑩剔透,像是神玉,還可看到上面刻印的各種符文。這是七彩神石,有空間屬性,內蘊空間之力,是一種絕佳的鑄陣材料。

    這種材料很稀珍,誕生于空間亂流中,莫說在地球上,就是踏遍太陽系,都不一定能尋覓到。

    葉天蹲下身來,撿了幾塊在手中,一陣摩挲。

    突然,他起身,對著臺下的東岳道人問道:“你可知陣臺是被誰挖走了?還是被你宗門藏匿起來了?”

    如果找到了傳送陣臺,便是有些破損,葉天也可嘗試修補。

    而重新建造一個,代價太大了,不僅材料難尋,便是葉天有著金丹的修為,也要花費很長的時間才能成功,少則數年,多則數十年。

    “胡說八道,陣臺怎么可能被人挖走?你想要偷盜傳送陣臺,我勸你還是放棄這個心思。早年離開地球的眾仙,還要靠著這條天路回歸呢。”東岳道人聲色俱厲道。

    “不信你上來看看。”

    轟!

    說話間,葉天撐開混沌神域,籠罩了整個十丈高臺,所有的符文陣法盡被壓制。

    東岳道人看得目瞪口呆,這才知道葉天剛才步履維艱是在演戲,向他示弱,要引他出手。

    見此,東岳道人一陣后怕,如果他剛才也出手,一定不會有什么好下場。眼前的少年天縱之資,冠絕當代,絕非他所能抗衡。

    白發老嫗和白衣少年面如死灰,腸子都悔青了,這才知道自己是么多的自不量力。

    將信將疑,東岳道人一步步登上高臺,壓制之力依舊在,但是弱了很多倍,這次他一口氣就登了頂,也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登頂。

    “什么?”

    當看到高臺頂部只有一個空蕩蕩的大坑,他也驚呆了。

    坑中雖有碎裂的七彩神石,顯然不夠拼湊出一個完整的陣臺,很大的可能是陣臺被打爛了后,又被人挖走了。

    這應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甚至是萬古以前的事,東岳道人根本不知,宗門內也沒有記載。因為自萬古以后,東岳宗門內未曾出國一位天仙,沒人能夠登頂。他們只知這是一個星空傳送陣臺,連接著一條天路,東岳大帝踏這條天路而去,終究有一天還要踏這條天路而回。

    “怪不說我族大帝始終不歸,原來天路真斷了。這可如何是好?”東岳道人焦急了起來。

    “我說,你不會真以為你族大帝還活著吧?萬古至今有十幾萬年了,就是萬年王八也耗死十幾代了。你族大帝再能活,能活過萬年王八?”長白參祖譏諷道,將東岳大帝和萬年王八相提并論。

    “你給我閉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族大帝天縱之資,連破碎虛空,問道長生都有可能,區區十幾萬年之于他只是彈指一瞬,根本算不了什么。”東岳道人力爭道。

    “破碎虛空,你可真抬舉他啊!老祖我長生久視,卻都做不到破碎虛空,他憑什么破碎虛空?”長白參祖搖頭大笑。

    “你一只螻蟻,如何能與我族大帝相提并論?”

    “都少說兩句吧。”葉天說道,兩人吵吵鬧鬧,讓他一陣心煩。

    他回歸的又一條生路絕滅了,心情能好才怪。

    之后,他就離開了東岳秘境,回歸蓬萊仙島。

    臨走前,他向東岳道人發出邀請,有空可以到蓬萊仙島做客。

    冤家宜解不宜結,他是想回饋東岳道人一份大禮,于蓬萊仙島證道地仙。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九游客服中心官网 -九游官网个人中心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