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代言情 > 農園醫錦
文 / 姽婳晴雨

第九百三十二章 百日咳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x.    顧夜耳尖地聽見了,問道:“虎頭多大了?藥可不能亂吃,否則不但無益還有害呢。你把他叫出來,我給看看。”

    村長婆婆朝著西邊的一間屋里喊了一嗓子,一個蓬著頭的年輕媳婦,抱出了大約兩歲左右的孩子。她抹著眼淚道:“娘,虎頭咳得又厲害了,咱還是去鎮上給他看看吧?”

    村長婆婆愁容滿面地道:“這幾日已經去了好幾次了,大夫不是也沒辦法嗎?咱家借宿的姑娘,學過幾年醫,她要幫咱虎頭看看。”

    顧夜細細診斷過后,對老村長道:“我給你的是成年人服用的藥,兒童是不能服用的。而且癥狀也不對,您是受寒引起的咳嗽,虎頭是百日咳桿菌引起的。幸好給我看了,要不然可就耽誤大事了。”

    “什么?百日咳?那可是要死人的呀!”村里的孩子,死在百日咳上的,可不在少數呢。家里有小孩子的,都談百日咳變色。孩子的娘急得眼淚都流下來了。

    “別急,虎頭的癥狀不是很嚴重。我帶了顧氏百咳寧顆粒,味道甜甜的,你拿去給虎頭沖著喝。”顧夜又翻出一個小瓶來。這種兒童藥一般都贈送木頭小勺子一枚,用來衡量用量的,“一次一勺,一日三次,飯前服用。”

    “謝謝,太感謝您了!”虎頭娘差點給她跪下了。鎮上顧氏制藥的兒童止咳藥一個月里大半個月都是缺貨的,她男人帶著虎頭去了幾次都沒買到。沒想到這位客人,隨身帶著呢……

    咦?不對呀,顧氏制藥的兒童藥,都是要在店里服用,不給外帶的啊。虎頭娘忍不住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

    顧夜笑著道:“我剛剛不是說了嗎?我學了幾年的醫術,是在藥鋪里跟坐診的老大夫學的。這藥,是我求了掌柜的,讓他賣給我的。”

    “是啊!出遠門不容易,身上的確要備些藥品啥的。姑娘,你把這藥送給了我們,你自己咋辦?”村長婆婆問道。

    “我還有呢!”顧夜拍了拍自己的包包,笑著道。

    老村長要給她錢,顧夜拒絕了:“不是說了嗎?就當您好心收留我們的謝禮了。”

    老村長趕忙對老伴兒道:“老婆子,剛剛姑娘的丫鬟給你買雞的錢,還給人家。這些藥,在藥鋪里的價格,能買好多只老母雞了!”

    “不用,真不用!”顧夜想說自己不缺那點銅板。見老村長堅持,她推脫不掉,只好讓月圓收下了。

    本來,老村長只騰出了一個房間,讓靳陌染跟他沒成親的小兒子擠一間房的。現在,他把小兒子拎到自己的房間,靳陌染終于有了住單間的待遇。

    “你身上經常帶著這么多藥嗎?”靳陌染不解地問。這些藥,她到底藏在哪兒的?

    顧夜沖他翻了個白眼,道:“這些藥,是我在福區鎮的藥鋪里買的。我的包包不是被你翻過嗎?有沒有藥,你心里沒點數?”

    “百日咳是兒童藥吧?你怎么會買它?”靳陌染才不會被輕易糊弄過去呢。

    顧夜咳嗽兩聲,捏著嗓子嗲聲嗲氣地道:“誰還不是個寶寶?再說了,小孩子不能吃成年人的藥,成年人是可以吃小孩子的藥的。而且這百咳寧除了治百日咳,還有清熱化痰,止咳定喘的功效。我自己制的藥,買來有沒有用,難道我不知道?”

    靳陌染半信半疑地看了她一眼,總覺得她沒說實話,可又找不出破綻。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進了自己的房間。

    “你那是什么眼神?你有什么是值得我騙的?你把話說清楚!”顧夜不依不饒。靳陌染給她一個后腦勺,讓她自己體會!

    月圓伺候著顧夜梳洗過后,自己也洗干凈了,躺在姑娘的身邊,盡量離她遠遠的。好在農家人的炕都比較大,能躺好幾個成年人呢。

    顧夜笑道:“小圓圓,你離這么遠做什么?我又不吃人?還是你怕我睡相不好,蹬到你?”

    “我是怕離得近了,姑娘你睡不好!”月圓把炕頭的位置讓給了顧夜,裹著一床薄被子,把自己的棉衣都蓋在了身上。農家人條件有限,多余的被子沒有幾床,這是能借給她們的最大限度了。

    顧夜側著身子,看著她道:“我哪有那么嬌氣?以前在青山村的時候,你、我還有花好,不經常擠一張炕上嗎?對了,花好那邊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安排好。我都想她了!”

    “是想她來幫你分擔醫學院的事吧?”月圓忍不住戳穿她。

    “是又怎么樣?”顧夜理直氣壯地道,“你和花好都是我一手教出來了,除了沒拜師,跟徒弟沒兩樣。師父有事弟子服其勞,這不應該的嗎?你不該跟著過來,醫學院的招生,恐怕得推遲了!”

    “推遲就推遲唄!讓太醫院的那些老家伙們,知道您的重要性!”月圓跟太醫院的人接觸過幾次,一個個都眼睛長在頭頂上,羨慕嫉妒主子的天賦和能力,說酸話倒是第一。好了,現在由著他們折騰,看沒有我們主子,那些老家伙們能折騰出什么花樣來!

    “醫學院又不是為太醫院的那幾個御醫開的。咱們的目的,不是想早點把醫學院和醫院開起來,早點為老百姓做點事嘛!”顧夜睜著眼睛看著屋頂,“過兩年,我還想辦個技術學院。面向福利院的孤兒,和一些貧苦人家的孩子招生,教會他們生存的技能。”

    “技術學院?什么技術?”月圓忍不住問道。

    “例如,木工啦、刺繡啦、服裝設計啦、瓷器燒制啦……還可以教炮制藥材。優秀的學員,能優先進入咱們藥廠和化妝品廠上班。”顧夜覺得自己總得留下點什么,才能不枉穿越一場。

    “那藥材炮制這一門,不得擠破頭啊!多少人都盯著咱們的藥廠,等待下一次招工呢!畢竟姑娘您的廠子福利待遇太好了!搞得附近女孩子們在家里的地位直線上升呢!”月圓笑著道。

    “普通的百姓太苦了,女孩子就更苦了!希望能通過我的努力,對她們的境遇有所改善。可我個人的力量畢竟太微弱了!”顧夜感慨道。

    “姑娘,您已經做得很好了!您可是家喻戶曉的絕世小神醫呢,您的存在,就讓我們女子揚眉吐氣了一把。等您大藥師的身份一公開,不知會有多少人家,會重新審視自家的女孩子呢!”月圓的話語中流露出滿滿的自豪感。

    “我希望,所有有才華的女孩子,都不要被性別的偏見所埋沒。希望她們有掌握自己命運的機會,而不是被當成聯姻的工具。”顧夜有些心疼古代的女孩子。

    不是所有的女孩子,都能像她一樣,能有疼愛她的父母,寵愛她的兄長,還有一個一生摯愛的老公噠!

    月圓想起小時候,因為災荒被賣的女孩子。有的被賣去當丫鬟,主人非打即罵,不把下人當人看。有的被賣進了骯臟之地,年輕時候靠賣笑為生,年老了落下一身病,無依無著……

    她和姐姐被男主子挑走,雖然小時候為了生存沒日沒夜的練功。可后來她才知道,那些從隱衛訓練營中淘汰下來的,并不是賣出去或丟了命,而是被安置在隱魂殿的產業中,有各自的位置。

    而她跟花好很幸運,被男主子挑中,保護伺候姑娘。她一生最幸運的事,就是遇到了姑娘。姑娘從來不當她們是下人,還悉心教她們醫術和制藥術。她跟花好,現在走出去都被人尊稱一生“姑娘”,都是姑娘給她們的榮耀。

    女孩子為什么就一定要低別人一頭?姑娘用自己的能力和實力,改變了命運,換來了榮譽,為什么別的女孩子就不行?

    “姑娘,您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吧!我跟花好會一直陪在你左右的!還有王爺,他肯定也會無條件地支持您的!”月圓雖然不清楚如何做,卻知道跟著姑娘肯定是沒錯的!

    “你馬上就要嫁人了,四品官夫人,有自己的老公,將來會有孩子,你怎么一直陪伴我?”顧夜打趣她道。

    “嫁人了,也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呀!大鵬他沒有父母長輩,只要他不反對,我想做什么就不會有阻礙。那家伙要是敢反對,我就休了他,回到姑娘身邊。姑娘一定要收留我啊!”月圓傲嬌地哼了哼道。

    “我才不收留你呢!”見月圓一臉委屈地看著她,顧夜繼續道,“大鵬那小子要是敢做出對不起你的事,我讓塵哥哥削他,吊起來打,給你出氣。”

    月圓頓時眉開眼笑:“對啊!大鵬最聽王爺的。他要是敢不讓我出來工作,就讓王爺去削他!至于孩子嘛,有乳母和下人帶著嘛。大戶人家的孩子,不都是這樣嗎?”

    顧夜不贊同道:“孩子的成長,缺不了母親的陪伴。所以,再忙每天也要跟孩子互動一下,做些親自小游戲啥的,交流交流感情。這樣對孩子身心成長都有好處。”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九游客服中心官网 -九游官网个人中心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