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沒想到她心里藏了這么多事……”跟江氏走得最近的王氏不由得心牛感慨。“可是她也很可憐……每次看著珍兒偎在奴婢懷中,總是一臉羨慕……”

    元禮低哼一聲。“難道要我就這么原諒她,繼續留她在王府里頭嗎?”那么就輪到自己無法寬心了。

    “奴婢沒這個意思。”她連忙把話吞回去。

    他擺了下手。“好了,你也回東三所吧。”

    王氏不敢多言,趕緊退下。

    “還有你!”元禮轉身瞪著徐敏。

    看丈夫橫眉豎目的,她只好先裝傻。“我怎么了?”

    “你是故意選在家宴上宣布有喜的事對不對?就為了讓江氏說出實話,這么大的事,應該先跟我商量才對。”他不喜歡被蒙在鼓里。

    徐敏陪笑地說:“生氣了?我保證下次不敢了。”

    “沒有下次了!”元禮氣呼呼地說。

    她忙不迭地應著是。“這是最后一次,我可以發誓。”

    “良醫正居然沒把你有喜的事告訴我,有失職守,看我怎么罰他……”

    “是我要他先別說出去的,你就饒了良醫正這一次。”徐敏代為求情。

    元禮一臉惱怒,可又舍不得罵她。“你真是……”

    “千歲……”她親熱地挽住元禮的手臂,趕緊撒嬌。

    他哼了哼,當真成了繞指柔。“這次就饒了他!”

    “多謝千歲。”徐敏笑盈盈地說。

    “我先送你回西三所,這回可得好好的安胎。”他可不希望再有任何意外和差錯發生。

    “還有,我明天就命人把金寶送回養馬場,免得你哪一天突然技癢,又跑去騎馬,我一定會先掐死你。”

    徐敏自然乖乖地遵命,只要能安這個男人的心,就算要她在床上躺到臨盆那一天,也都愿意。

    至于江氏的去留和懲處,就讓元禮自己去決定,她不想插手,也不該多管,眼前只要保護好肚子里的寶寶就夠了。

    半個月后,元禮終究還是殺不了她,最后命人送江氏到尼姑庵,用她的下半輩子向菩薩懺悔,這是他所能做出的最大寬容。

    尾聲

    秋高氣爽,在季節交替之間,已經大腹便便的徐敏在行動上相當不便,而且也出現諸如水腫、腰酸等癥狀,但她甘之如飴,也幸好距離“卸貨”的日子近了,就快可以親手抱到孩子,那種喜悅足以取代一切的辛苦。

    “……又在拳打腳踢了,幸好不是選在半夜,要不然連覺都沒辦法睡。”她看著自己圓滾滾的腹部,感受到胎動的力道。

    秀珠和寶珠在旁邊笑著。“一定是急著要出來了。”

    “趕快生出來也好,我可以輕松一點。”徐敏靠坐在床上,伸手扶著酸疼的腰,逸出呻吟。“來幫我揉一揉……”

    “是。”秀珠不敢太大力,用著恰到好處的力道幫主子按摩。

    徐敏滿足地嘆了口氣。“就是這樣……”

    “不知是小少爺還是小姐?”寶珠正坐在幾旁縫著小衣服,不禁猜想。“奴婢希望是個小少爺,將來也能幫夫人爭口氣。”

    她打了一個呵欠。“我只要孩子身上沒有缺少任何東西,也沒有生病,性別并不重要。”

    這里沒有產前健康檢查,她難免會擔心。

    “夫人真是想得開。”要是換作其他女人,可就非生個兒子不可,秀珠真的打從心底佩服自家主子。

    “為了讓自己過得開心,就要想得開。”就是因為從來不曾擁有什么,當她得到眼前的一切,更要懂得惜福。

    寶珠在線頭上打了個結,然后用牙齒咬斷。“夫人看看縫這樣可以嗎?”

    “我是個外行人,你們認為可以就可以。”徐敏再不懂,也看得出針腳縫得很細心,沒什么好挑剔的。

    “應該可以了……”秀珠接過來東看西瞧,這是要給還沒出生的小主子貼身穿的,無論布料或針腳,都不能傷到皮膚才行。

    就在徐敏眼皮又往下掉,想再去找周公時,房門被人急驚風似地推開,把屋里的三個女人嚇了一跳。

    “夫人!天大的好消息!”明珠跑得太快,差點把屏風撞倒。

    秀珠開口斥喝。“這么大呼小叫的,萬一嚇到夫人肚子里的孩子怎么辦?”

    被罵得好冤,明珠趕緊解釋。“是……是圣……旨到了……”

    徐敏揉了揉眼皮。“圣旨?”

    “千歲去接旨了,聽說……聽說圣旨上頭寫道要封夫人為王妃了……”說到最后,她已經高興得哭了起來。

    “王妃?你真的沒有聽錯?”秀珠再問個確定。“這種事可是從未有過,要是傳錯話,害夫人空歡喜一場,你就死定了。”

    明珠一面哭一面說:“千歲是派人來這么說的,還說……還說等一下就會把圣旨送來給夫人看……確實是真的……”

    “意思就是……”寶珠激動地說:“夫人不再是妾,而是扶正了……”

    聽三個丫鬟你一言我一語,可以確定她沒有聽錯,徐敏還是有種置身在夢中的感覺。

    “那么是真的了?”

    丫鬟們馬上跟她祝賀。“恭喜夫人!”

    “敏敏!”果然片刻之后,元禮開懷的笑聲傳了進來。“敏敏!”

    秀珠喜呼。“是千歲來了!”

    “敏敏,父皇的圣旨到了……”他丟下打從京城來的官員,交給剛走馬上任不久的長史去招呼,手上抓著皇帝親自頒布的誥令文書,笑容滿面地說:“父皇終于答應我將你扶正了,你來看看!”

    這個尚未出世的孩子,真是替他的娘帶來好運。

    徐敏馬上跳起來,忘記自己挺著大肚子,看著攤開的圣旨,上頭寫得是明明白白,不會有錯的。

    “是真的……元禮,真的是真的……”她高興到有些語無倫次。

    他明白,真的都明白。

    “真的是真的……”

    雖然徐敏對自己扶正一事,已經看得很開,就算最后還是挑戰失敗,至少他們努力過了,但沒想到會出現轉折。

    “謝謝你,元禮,真是謝謝你……”

    她終于玩到封頂了。

    不過封頂之后,兩人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那么就用全新的身分,從零開始,無論未來還會遇上何種困境,只要夫妻同心,一定可以度過難關。

    “呃……”她突然按著肚子,臉都皺了。

    元禮關切地問:“怎么了?孩子又在踢你了嗎?”

    “不是……”徐敏朝他苦笑一下。“我好像……要生了……”

    話才說完,一波波的陣痛開始傳來,讓她連站都站不住。

    他趕緊將徐敏抱上床。“快去把那兩位穩婆找來!”

    為了應付這一刻,他已經事先讓穩婆住進王府,而且還請來兩名才安心。

    “是。”三個丫鬟頓時亂成一團。

    當兩名穩婆趕來,便把元禮趕出去,熟練地指揮丫鬟準備各項必需品,而徐敏疼痛的叫聲,也不斷地傳出來。

    “啊!好痛……”徐敏好想咬人、抓人,更想罵三個字。

    穩婆在旁邊觀察狀況。“夫人先別用力,等我說可以再使勁……”

    “好……啊——”她忍不住哀哀叫。

    而在產房外頭等待的元禮,只能來回踱著步子,什么忙也幫不上,只要敏敏叫一聲,他的心也跟著痛一次。

    “千歲別急,生孩子沒那么快的。”李嬤嬤聞訊趕來,心想才開始陣痛,恐怕還有得等。

    “當年千歲可是讓貴妃娘娘整整痛了一天一夜才出生,世子出生時也差不多是那么久……”

    元禮深吸了口氣,只能祈求老天爺,讓敏敏母子或母女均安。

    過了一個時辰,李嬤嬤不太放心,也進去幫忙了。

    接著王氏也趕來關心。“千歲別太著急,一定不會有事的。”

    “嗯。”他努力保持冷靜。

    王氏聽著產房內的叫聲,想到徐氏被扶正的事,心里雖然有些酸意,不過也慶幸新王妃是她,不是其他女人,若像過世的王妃,大家的日子就不好過了,這樣也好,只要珍兒能由自己來帶,她也就心滿意足。

    待王氏返回東三所,奕咸緊跟著來到。

    “父王!”

    “你怎么也來了?”他口中問著,兩眼還緊盯著產房的門。

    奕咸小小的臉蛋上透著憂慮。“弟弟還沒出生嗎?”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九游客服中心官网 -九游官网个人中心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