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可是待選入宮的閨女,千歲不能就這么把她搶走。”他還巴望著女兒能當上貴妃,徐家從此飛黃騰達。

    元禮仰頭大笑。“待選入宮的閨女又如何?本藩要定了,你就讓其它女兒代她進宮去吧!”

    “六娘,你真的愿意跟著千歲?”李氏怯怯地問,若是跟了慶王,至少離自己近些,將來有一天真正的女兒回來,說不定還能見上一面。

    聽李氏這么問,她用力頷首。“我愿意!”

    徐永欽不禁驚喊:“六妹,萬萬不可!”

    “為何不可?”徐敏嘲弄地反問,那種骯臟的心思,諒他也不敢說出來。

    他不禁語塞。“那是因為……因為……”

    “既然說不出理由,那么本藩就帶她走了!”元禮不介意當街強搶民女,給自己野蠻無禮的行徑再添一樁。“回去吧!”

    徐老爺站在原地,呆若木雞地看著一行人騎著馬揚長而去。

    “奴婢也想跟著去伺候六小姐……”雖然她不是真正的徐六娘,不過巧兒很難討厭這個“主子”。

    李氏不禁安慰她。“王府里還缺伺候的人嗎?咱們只能祝福了。”

    “爹,咱們快去報官!”徐永欽怒不可遏地說。

    “報官?”聞言,徐老爺用一根手指顫巍巍地指著元禮離去的方向。“難道你不知道那是誰?就算去報官,又有哪個官敢上慶王府討人?”

    徐永欽好不甘心。“可是六妹怎么辦?就這么讓慶王帶走嗎?她可是待選入宮的閨女,交不出人來,說不定會連累到咱們……”

    “還能怎么辦?到時就說被慶王搶走,不干咱們的事。”徐老爺把責任推得一干二凈,精明如他,很快地又振作起來。“既然當不成皇帝的女人,做慶王的女人也不錯,要是六娘能夠得寵,對咱們徐家也不是沒有好處。”

    他腦中的算盤可是打得噼哩啪啦地響。“至于空缺,正好叫金鳳來頂替……夫人!夫人!快叫金鳳梳妝打扮……”

    “爹!爹!”徐永欽真的好恨,難道這輩子他注定得不到真正想要的女人?老天爺實在太不公平了。

    慶王真的來接她了!

    徐敏好怕這只是在作夢,下一秒夢就會醒了。

    可是她能聞到這個男人身上的氣味,以及熱度,還有馬匹奔跑時引起的震動,無一不在告訴她,這一切再真實不過。

    “咱們要回養馬場嗎?”徐敏很想念那個地方。

    他垂眸低笑。“自然是先帶你回王府。”

    “既然要來接我,為何不早點來?”她掄起粉拳,往慶王胸口槌了一下。“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等你。”

    聽她親口承認,元禮笑得更樂了。

    “笑什么?”徐敏只顧著生氣,渾然未覺已經泄漏了真心。

    元禮沒有立即回答,專心駕馭著黑龍。

    當一行人終于回到慶王府,穿過正門,也就是端禮門的門洞,再經過一道承運門,在承運門內的便是承運殿、寰殿和存心殿,終于讓馬匹停下。

    “這里就是慶王府,也是你下半輩子要待的地方。”他指著眼前一座座單檐歇山式建筑的宮殿群,屋頂檐角還有龍、鳳、獅子等走獸當作裝飾,可說是相當地壯觀華麗。“雖然遠遠比不上皇宮,可是在諸王所居住的王府來說,本藩的慶王府算是規模最大的。”

    徐敏早在電視上不知看過多少次像這類的建筑物,根本不覺得稀奇,更不用說興奮了。“可是我比較想住在養馬場。”家不用太大,溫暖幸福就好。

    聞言,他抖動肩頭,笑不可抑,只因徐敏的想法與自己不謀而合,也道出了他的心思,若是可以,元禮也希望能以養馬場為家。

    “你到底笑什么?”她又不是在說笑話。

    他笑著摟緊偎在胸前的嬌軀。“敏敏……”

    “做什么?”徐敏覺得耳根子又熱了。

    元禮輕捏著她的下巴,要徐敏轉過頭來看著自己。“知道那天我為何放手讓你走,直到今天才去接你嗎?”

    “不知道。”要是知道,她就不會那么生氣了。

    “因為我要你趁這段日子,好好地正視自己的心,不要再逃避下去,若決定跟了我,就把你的心交出來……”元禮正色地啟唇。“我喜歡你的口是心非,可是更想要一份真心真意,這樣你懂嗎?”

    徐敏完全聽懂了。

    原來這個藩王根本從頭到尾都在算計她。

    “你早就知道我一直在等你?”徐敏氣呼呼地問。

    他咧嘴一笑,沒有否認。“我只知道你早就對我動心,卻抵死不肯承認,也不愿面對,正好徐家的人找來,便讓他們把你帶走,如此一來才能逼出你的真心,看你究竟是想進宮,還是跟了我。”

    “我還以為……還以為你真的不要我了!”看來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讓徐敏好不服氣。

    元禮在她頰上偷了個香。“好不容易把你馴服,當然要圈養起來。”

    “你當我是馬?”她發出沒有威脅性的嬌吼。

    “當然不是,你是我所愛的女人。”元禮銜著迷人的笑意說。

    她一怔,臉蛋跟著燒了起來,有些難為情地問:“真的嗎?”

    這是在告白?徐敏活到二十五歲,頭一次有男人對她說這種話,以后恐怕再也找不到第二個,有人愿意愛她,是她內心深處最渴望的夢想。

    “當然是真的,如果不是動了真感情,又何必花那么多心思?直接把你擺進王府,你依舊是屬于我的,跑也跑不掉。”他笑臉中帶著十足十的認真。“可是這樣是不夠的,我要你把心交出來,除了我之外,容不下任何東西。”

    徐敏有些遲疑。“真的不能容下別的東西?”

    “當然。”元禮收起笑容說。

    她為難地問:“馬卡龍也不行?”

    “馬卡龍?”不就是他送的那匹小馬?

    “對啊,它是我的馬,當然要放在心里。”她說。

    元禮施恩地點頭。“如果是馬卡龍,自然準了!”

    “那么金寶呢?”徐敏滿臉希冀地問。

    他忍俊不住地笑說:“照準!”

    “好,其它就沒有了。”她已經很滿足了。

    “意思就是你的心里只有我、馬卡龍和金寶,再沒有其它的了?”元禮嗓音不禁放柔地問。

    徐敏回頭橫他一眼,覺得這句話根本是多余的。“我只要有你的心就夠了,還需要什么?”她連名分都可以不要,只要這個男人能夠愛她、在乎她,心里有她的存在,其它也就不重要了。

    “敏敏……”他收緊臂彎。“你可知這是我最想聽到的一句話。”不是想從自己身上得到任何東西,而是真的只要自己的心就好。

    她不再掙扎,心甘情愿地交出自己的所有。“我把心交給你,它很容易碎,一定要好好珍惜。”

    元禮也親口承諾。“我答應你。”

    “就只有這樣?”這句話終于換她說了。

    他胸膛因笑聲而震動。“不然你還想怎樣?”

    “當然還要……”徐敏拉下他的頭,主動獻上香吻。“蓋印。”雖然只是蜻蜓點水,不過已經表現出她的決心了。

    “這個印蓋得太輕,不能作數,應該要像這樣……”元禮既驚又喜,不愧是他看中意的女人,就是與眾不同,于是他俯下俊臉,深深地攫住她的紅唇,熟練地與香舌交纏。

    徐敏不在乎身邊有多少雙眼睛在看,他都能不顧自己是待選入宮的閨女,親自來接她了,自然要回報。

    這輩子她只想待在慶王的身邊,就算徐六娘要把身體交換回來,她也會霸著不走,誰也不能叫她離開。

    ——待續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九游客服中心官网 -九游官网个人中心登录